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国际盲人日感受他们的世界

2018-11-21 19:54:24

□汪晶晶

正常人可能永远都无法想像失去光明在一片漆黑中摸索前进时的艰辛,也无法想像在一个没有光明的世界中该怎样坚强地生活。生活中,人们少有机会接触盲人。在10月15日“国际盲人日”( 也被称为“白手杖节”)来临之前,记者走进盲人和其他视力残疾人的生活,体验、感受他们的世界。

观察:

在指掌中谋出路

在黑暗世界里体会生活乐趣

4岁那年,一场疾病夺走了李志添的光明,但却没有夺走他生活的信心。今年24岁的他凭着自强、不认输的劲头,学知识、做事业,成为一名出色的盲人推拿技师。10月12日,记者来到位于我市江滨西路的手心盲人推拿店,李志添就在这工作。

见到李志添的时候,他一脸灿烂的笑容立刻感染了记者。听到记者的声音,李志添招呼记者落座,随后一边与记者交谈着,一边从房门旁的柜子里将床单和枕头巾取出,然后走到要服务的顾客旁边,整齐地将床单、枕头巾铺在推拿床上。这些事儿他做得干净利落,让记者感到十分惊诧。

李志添说,18岁那年他开始学习盲人按摩。所幸悟性不错,6个月就掌握了课程,然后又花了半年时间实习。拿到证书后,走上盲人按摩的道路,半年前来到我市。“刚开始学推拿难度很大,看不到人体穴位图,只好让老师手把手地教,在人体模型或者自己身上试验。而且刚开始学那段时间,手指很容易累,时间长了适应了就感觉好多了。”经过几年的实践,李志添的按摩技术已愈发纯熟。

由于对福鼎还不熟悉,平时李志添不敢多外出。工作之余,他的乐趣就是抱着吉他弹奏几曲,或闲坐着用手机上网。李志添说,这是在黑暗世界里的生活乐趣。与记者聊天过程中,李志添始终带着微笑,他说,生活中除了出行不方便外,其他都还好,生活基本能自理,有时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刚来这里时,我用手和耳朵去熟悉这里的每一件物品,一两天就能熟悉新的环境了。别人都觉得很奇怪,盲人怎么穿衣、行走、吃饭?其实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克服生活的困难。”

倾听:

他们的生活困难无处不在

但他们依然坚强面对

“从小到大,我很少一个人独立出行。”李志添说,在家中或在工作环境中遇到的一些生活问题还好解决,但走出家门、走上街头,遇到实际问题会很多,比如,大多城市很多主要街道和路段都设有盲道,但一些小巷子里并没有盲道,而且即便有盲道,也存在被占用、破损等问题。如他次乘坐动车时,进站检票就没有明显的提示,他差点走错。“但是总不能因为看不见就不出门啊,还是要勇敢面对黑暗的。”

来自宁德的钟昌建和李志添在同一处上班。目前,他正在进修一个推拿针灸本科专业。他和李志添的全盲不同,他属于低视力。虽然有微弱的可见度,但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比常人麻烦许多,与一些肢体残疾人相比,在生活中面临的困难也更多。比如到银行办业务、到商店购物、去服务窗口缴费……生活中,种种对于常人来说的小事情,对于视力残疾的人来说,几乎都变得很麻烦。钟昌建说,有次他去银行汇款,因为看不清单据上的字,想麻烦银行工作人员帮忙,但是由于单位规定,他们无法帮助填写,而其他来银行办事的人又不怎么愿意帮忙,他只得带着汇款单回家慢慢填写,然后再返回银行办理汇款。“像我这样的人群,从外表上看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所以生活中常常遇到很多尴尬的事情,如坐公车,在站点看不清站牌,公车来了又看不清是哪一路,时常坐错车。有时我只是歪着头根本不是在看旁边的人,别人却觉得我在盯着她看,这样就很尴尬。”钟昌建回忆生活中的遇到的尴尬时,无奈地抿嘴笑了笑。

“我不太会说话,只能用的服务来让客人满意,不是所有人都很好相处,但我觉得不论是同事还是客人,我会给他们的善意。”同为盲人推拿师的李维维(女)说,工作中偶尔会被个别顾客刁难,但是她觉得只要勇于面对,就可以克服一切。

体验:

闭上眼睛

不敢往前走

你敢闭着眼出门么?13日下午和朋友一起出行,记者闭上眼睛体验了一把,深感盲人生活的不便。

走出门,一闭上眼睛,面临黑暗,记者立马失去了安全感,没敢挪动步子,似乎连基本的方向感都丧失了。“快告诉我,前面有什么?”记者的两只手使劲向前探着,脚下小心翼翼地蹭出了一小步,脚面根本不敢离地,生怕迈出几步后就会撞到前方什么东西。还没走两步,内心的紧张的记者就已手心出汗了。

走在马路上,听着身边车辆来往的声音,内心顿时有股强烈的恐慌感。在朋友的指引下,记者总算安全挪到了公交站点。听着公交车停下的声音,却不知该迈出几步,该往哪个方向走,才能正确的迈进车门。在强烈的不安全感下,记者只能怯懦的站着。依靠朋友搀扶、指引,方才顺利乘坐公交车。

随后,记者来到市府路的人行道,这里有盲道。在这里,虽然同样担心撞到路人,但相比之前无盲道的道路,记者内心安稳了不少。可是没走几步就踢到花店摆放在路中的篮子,摸索着再往前,手臂又撞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尖锐的物体,朋友说,那是服装店放在门口的铁架子,刚巧占了盲道。那原本才一两分钟就能走完的一小段路,当天记者却足足用了七分钟。

现在回想当时体验的情景,记者仍在纳闷,那条才二三十米的道路,记者每天都来往好几次,对周边的环境也十分的熟悉。在当时明明已经事先看清了前方的路,心里认为已经对周围环境有谱了,可闭上眼睛之后,依然“四处碰壁”。不敢想象在红绿灯路口没有语音提示,在大多人行道也找不到盲道的痕迹,盲人怎么过马路、怎么顺畅行走。

记者感言:

这群人经历着失去光明的苦痛与挣扎,他们用自己的坚强告诉我们,眼睛看不见了,但依然可以用心灵感受光明。

在采访前,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采访他们是不是会让他们心里不舒服?同时,采访前,我也一直认为,采访他们是想让更多人关注他们、帮助他们。但在结束一天的采访后,我发现,我们这些视力正常的人反而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比如:用善意面对身边每一个人,乐观面对惨淡的人生,努力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在世人眼中,盲人是弱势群体,是被“施舍”的对象,但对于盲人而言,他们也可以自强,用双手打造幸福生活。诚然,他们需要社会给予他们必要的便利,但他们真正需要的还是更为平等尊重的目光。

链接:

1984年,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召开的世界盲人联盟成立大会上,确定每年的10月15日为“国际盲人日”。 世界盲人联盟是国际统一的盲人组织,成立于一九八四年。2013年已拥有140多个会员国。中国是会员国之一,原中国盲人聋哑人协会是国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在这以前,“盲人日”没有固定的日子,一些欧洲国家的盲人们经常在秋天举行文艺活动,并把这项活动的纪念日称为“白手杖节”。


窑井盖采购
吊顶铝天花厂家
加工定制屏蔽套厂家
窑井盖加工
吊顶铝天花订做厂家
屏蔽套车缝工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