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师 014 凯迪拉克

2020-02-15 20:52:39 来源: 玉林信息港

相师 014 凯迪拉克

所谓的凯迪拉克就是一间小屋子,也就是放了一张铁椅子后,将将能转过身的宽度,后面有个便盆。

如果抗改造情绪不太严重的,那坐凯迪拉克比较轻松,只是给你关在屋子里而已。但是如果你抗改造情绪特别严重,那这个铁椅子就会二十小时属于你,双手双脚都会被固定在椅子上。

唐振东把十五监室的老大王猛给一脚踢废了

,这属于重大伤人事件,所以唐振东就享受到了二十四小时跟凯迪拉克亲密接触的特权。

一般能跟凯迪拉克二十四小时接触的,一般都是穷凶极恶,死不悔改的江洋大盗,而唐振东这样一个连二十岁都不满的青年,可以説刚刚够上判刑的人,十六岁以前是少年犯,对少年犯的改造很轻。

唐振东整整坐了七天的凯迪拉克。这么一个密闭的空间,自己一个人,在椅子上坐一两个小时没问题,三五个小时也能坚持,但是要让一个人成天成天的听到一个人説话,也得不到活动,只能坐在一个椅子上,连时间都不知道,这种滋味是什么滋味?相比没有接触过的人,永远也不会了解这种痛苦。

唐振东坐了三天,也坚持不住了。事实上,能在凯迪拉克上坚持三天,还不声不响的人绝无仅有,唐振东可以説是个。连带着狱警和唐振东的管教都忍不住在第二天去看看他是不是没气了?

在监狱里,正在接受改造的罪犯死亡的话,那就是事故。这种事故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生。

但是即使唐振东坚持不住,他也在咬牙坚持,他在跟自己的意志做斗争。终于七天后,唐振东被放出来的时候,脚因为长时间坐着,血脉都有些不畅通,也幸亏是唐振东身体条件好,要不然坐七天的人,有可能就一辈子站不起来了。

所有听到唐振东坐了七天硬凯迪拉克的人都震惊了,不光跟唐振东一个监室的人不敢看唐振东,就连旁边监室的人看到唐振东都有些害怕。因为能有幸坐凯迪拉克的都犯了不小的事。而一连连坐七天还不崩溃的,只有唐振东。很多人都是直接拿自己的头撞墙壁,撞的鲜血淋漓,宁愿撞成重伤住医院,也不愿意在这铁椅子上呆。

唐振东回监室了。这七天的禁闭对唐振东的触动真是太大了,他有种想杀人的冲动。很多人在这种环境中就要崩溃的,不过唐振东的意志足够坚韧,他没有崩溃,只是身体有diǎn虚而已。

这种环境下,吃饭都是人喂的,要拉撒铁椅子下面有个洞,管教把铁椅子上的洞打开,直接坐着拉。这种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

唐振东回到监室的时候,王猛还在医院,现在的监室由原来王猛下面的暂管。不过唐振东进来的时候,被唐振东踹过的地方隐隐作痛,他眼神也很飘忽,不敢正视唐振东的眼睛。

监室里的众人,都是老油条,他们对这个都很有经验,大家都能看的出来,没有了排头王猛的撑腰,是彻底被唐振东打怕了。

所以,尽管一监区十五监室的排头是,但是唐振东却俨然成了新贵,很多下层的都主动跟唐振东攀好。

在监狱里面,下层的成员,整天受欺负不説,而且干的活多,吃的差。因为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排头先把菜里的肉星先挑走,排头叫你吃,你才能吃,要不就老老实实饿着吧。

王猛住了十几天院后,不知道怎的,并没有回十五监室,这下更加坐不住了。不过管教在王猛调到其他监室的第二天,就宣布了唐振东成为十五监室的排头。

要当排头必须有两diǎn:一是要有威信,不管是你能打还是有钱,能拿的出一diǎn,让下面的人服你的就成。二是必须要经过官方的认可和宣布。也就是説排头是由监狱的管教选出来的,就是为了协助管教管理好犯人。

当然要把排头当的稳当,不是只有这两diǎn就行的,还必须有一定的手段,也就是説官给你了,你还得握紧,自己争气,让人给整下来,那想上去就没机会了。

在监狱的头两年,唐振东见识了太多的新奇的东西,他次知道监室里面永远不可能铁板一块,这些人里面从能打的,到老实的,你永远不知道哪个是管教安插的地雷。在这里,无论是説话还是办事,都必须万分的小心。

唐振东就碰到了这么一个倒霉鬼,他本来是因为一件重伤害入狱,判了八年,跟唐振东一样的刑期。不过在一次跟犯人讲述他光辉往事的时候,不小心説漏了嘴,原来他还是个杀人犯,结果第二天,这人就被带走了。

因为头天晚上管教一连抽了五六个人去打枪,所谓的打枪就是轮流找人出去抽支烟。对于老烟鬼来説,监狱可不是抽烟的地方,所以能得到一支一毛钱的垃圾烟,往往可以让这些老烟鬼们恨不得把心肺都掏出来。

所以具体是哪个告的密,唐振东也不知道。反正他也被叫去了,他怀疑别人的时候,别人还怀疑他呢!

这就叫积极向靠拢。在里面,顽抗是没有出路的。管教总能找到收拾你的方法。所以在监狱里面混跟在外面混一样,都要靠脑子。

在这里面混,永远要小心翼翼。

唐振东还次听説了莱县监狱里有这么多产业。有生产蓄电池的,叫警帆蓄电池,外形造的跟风帆差不多,让人一看就容易产生误会。刚进来的都要编到蓄电池厂干活,因为这里是重体力活。蓄电池不是硫酸就是铅,一个烧手,一个重的要死。用狱警的话説就是活越累,改造的效果越好。这话大家耳朵里都听出了茧子,但是心里都把他当成了放屁。

第二年,唐振东又带领着他这个监室的去了一个帽子工厂,唐振东一看,我操,竟然是jeep,原来大名鼎鼎的吉普就是在这里生产的?唐振东记得他的同桌袁小强就有一dǐng吉普的帽子,跟他同位的时候,就经常炫耀,这是花了一百多买来的,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潮。

唐振东不禁一笑,感情袁小强那小子还沾沾自喜的名牌帽子,原来是这里产的。唐振东产生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趁人不注意,偷偷的吐了一口痰在帽子里。

“我让你买!”

其实这倒不是唐振东的良心大大的坏,而是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同桌,还有他的高中,以及他还没来得及表白的梦中情人----于清影。

唐振东一阵伤心难过。

在这黑暗炼狱,唐振东见过和经历过的越来越丰富。在短短的两年间,他从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成长为一个监室的大哥,无论是威信上,还是为人处世上,都越来越无懈可击。当然这里面,唐振东那聪明的头脑就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