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今弹云姐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29:24 来源: 玉林信息港

云姐是我的堂姐,她的爷爷和我的爷爷是亲兄弟,我管她父亲叫大叔,我们家族比较大,为了便于区分,我们侄子辈的都叫文章大叔,文章大叔精悍有力,能吃能干,所有的农活,样样在行,我家的大活基本都是文章大叔承包了,什么垒墙、种园子、杀猪。没活时文章大叔也经常来我家闲坐,我家柜子上放着一瓶酒,大叔进屋后先拿起那瓶酒对瓶嘴喝两口,然后再和爸爸唠嗑,他从不吸爸爸的盒烟,只卷旱烟,说烟卷没劲儿,走时再对着瓶子喝两口酒。  文章大叔家共有五口人,大叔、大婶、云姐,还有怀哥、二哥,那时候所有的家庭都贫困缺衣少食,大叔家也不例外,好在大叔能干,苦苦支撑着,可是祸从天降,身强力壮的文章大叔不幸得了肝癌,无钱医治,也无法医治,全家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大叔去世。  一家人的顶梁柱猝然离世,打击就不说了,原本成绩的云姐不能再读书了,十六岁的云姐肩负起了生活的重担,云姐不但学习好,体育也好,能跑能跳,每年全公社的学生运动会,云姐都能拿好几个。那时的云姐,身材高挑,面容白皙,一双含笑的眼睛,洁白的牙齿,人见人夸。  几年之后,云姐长大了,该找婆家了,有人给云姐介绍对象,是兴城郭家的,都已经订婚了,云姐才知道那小子是个不务正业的人,家贫如洗,就要退婚,把彩礼都退回了,那小子另外找了两个人来索要订婚时的饭钱,来云姐家捉闹了一通,可能还打了云姐,然后就跑,那时交通还不方便,没跑多远,便被怀哥带人追上了,狠揍了他们一顿。  后来云姐嫁到药王庙的邱营子,对象是个退伍军人,高高壮壮,浓眉大眼,干活勤快,脾气也好,很是尊重云姐。但云姐的婆婆对她不好,刚刚结婚就被赶出家,在外租房自己生活,还背负着结婚的债务。  沉重的生活,拮据的日子,竟然让姐夫步入了贼道,他和一个姓尹的搭档,在集市上掏兜,但不抢,也不钻屋子。渐渐的臭名远扬了,人们给他起外号叫“大眼儿”,管他的搭档叫“狼猫”,云姐虽然对于姐夫的行径极端不满,但也是无可奈何,男人出去了,谁能管得了他干什么!也许是因为姐夫的劣迹,云姐很少回娘家。盗窃的活也很不好做,云姐家也仅仅是维持温饱。经过十来年的勤劳节俭,云姐家终于建起了四间平房,真正有了自己的家。  我在药王庙上班时,经常在集上见到云姐,云姐总是热情的让我去她家,我却没有去过。倒是姐夫来我们单位找过我几次,我那时是食堂的管理员,留他在食堂吃饭,陪他喝酒,唠些家长里短的事,感觉不出他居然是个掏兜的小偷,同事问我,你怎么还管他饭啊!我说,我管他叫姐夫。  这时云姐家的生活应该是不错了,两个儿子也都大了,但姐夫还是恶习难改,药王庙是个小地方,多数人都互相认识,熟悉的人对他都敬而远之。有一次坐班车,车上人很多,他自己坐一个座,没人愿意跟他坐在一起,宁愿站着,我跟他坐在一起,他还给我买了车票。  没有永不失手的贼,姐夫也是几进几出,在拘留所里,大伙瞧不起的就是小偷,同号的犯人都欺负他,他虽然高大健壮,却不是流氓,总是挨欺负,据说大伙让他脱光衣服,唱歌给大伙解闷儿,他就裸着身体,拿个手绢,边扭边给大伙唱猪八戒拱地。小偷无大罪,拘留个十天半个月的就放出来,出来后,他仍然偷,不论云姐怎样苦劝哭劝都不改正。  后来在鸽子洞集上,他把一个开白灰窑老板的一万多元钱偷了出来,他到底是个笨贼,得手后竟然没立马离开,还在集上溜达。那个老板发现丢了钱,就托黑道的流氓找他说和,说只要把钱原数拿回,不声张,不报警。他同意了,把钱如数拿回,然后就回家了。  失主后来还是报了警,晚上,县公安局的来抓人,公安局的人先到村里,村长也姓邱,他们是家族,自告奋勇地给警察带路,进了院子,走到屋门口,边拍屋门边喊:“国军在家吗?县局找他有事!”  凡是小偷,半夜叫门哪有不惊的,我的国军大姐夫,听了村长的提醒,开后门跳出院墙,钻进了玉米地。  那时社会上的平均工资也就五六百元钱,一万多元是大罪啊!不比以往的百八十块钱,拘留几天就放了,跑才是选择。正主跑了,警察也就走了。  姐夫是夏天跑的,第二年开春才回来,他辗转沈阳、鞍山,在盘山落脚,并在盘山县某单位找到了一个烧锅炉的活,取暖期过了,单位领导看他人还本分,就留下他做小工,打更、干零活,他又买了一辆倒骑驴,闲时蹬倒骑驴拉脚。他回来是要把云姐和两个儿子都接到盘山去,准备让云姐去盘山卖菜,这回,他是真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三年,姐夫竟然得了脑血栓,治疗了半年,花掉了全部积蓄,生活仍然不能自理,只好回家,两个儿子,老大去沈阳打工,老二去当兵,生活的担子还得云姐来挑。  雪上加霜的是,在沈阳打工的老大,因为入室抢劫被警方抓了进去。这小子搞了个对象,两人搞的有点过火,未婚先孕了,女方家里要求结婚,他没钱啊!咋办?偷吧!在于洪区撬开了一家的门,屋里还有个老太太,他跟同伙把老太太绑上了,这就不是单单的盗窃了,而是胁持抢劫了。  云姐无可奈何,谁也无可奈何,命运多舛的云姐只有摇头叹息。  唉!苦命的云姐啊!       共 19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
哈尔滨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