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正义之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0:44:03 来源: 玉林信息港

正义给我带来了福气,我成了处长。坐在柔软的转椅上,抚摸着的办公桌,盯着电脑上的五彩斑斓,我心里升腾着一股豪气。属下们对我都另眼相看了,传言说,我是部长亲戚什么的,更有甚者,说我和中央的那个委员有瓜葛。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我都是付诸一笑。我有了漂亮的女秘书,对于秘书暧昧的眼神,佩服的目光,我也是无动于衷。  ——题记    【一】  我生前是一个好人,阎王爷派了一波又一波的牛鬼蛇神对我进行调查,都没有找到我一丁点毛病,就连我生前,哪怕是说过的一句不敬的话也没挖掘出来。阎王像看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怪鬼胎一样,异样地看着我。面对森严的阎王殿,面对阎王火辣辣的目光,我浑身不自在。我不就是个好人吗,有什么好瞧的,难不成还非得给我找个罪状不可。看了好久,阎王指着我,又指指身边那些怪模怪样的大臣们,说:瞧瞧,你们瞧瞧,难得,难得啊。  阎王的话引来的是一片唏嘘的赞叹。我很尴尬,我觉得,那些唏嘘之声,可能是出于真心,而那些赞叹声,纯粹是虚张声势,附和而已。我是好人,但我不笨。  阎王亲热地抓住我的手,说:你受苦了。  我顿时泪如泉涌,一双瘦弱不堪的手,被阎王那肥大的,温暖的手握着,心里流淌着一股暖流,我说:阎王爷,理解就好,我死而无憾。  阎王拉着我,说:走,我带你去地狱看看。  我随着阎王来到地狱,老远就听到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我有些犹豫。阎王拍拍我的肩膀,说:别怕,有我呢!  这就是地狱吗?不就是我经常从那些影视剧中看到的刑场吗?不过,这个刑场非常大,大的没边。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恶鬼,对着一个个同样面目狰狞的鬼实施着惨无人寰的折磨。油锅的旁边,十几个抱着肚子呻吟的鬼,黑不溜秋的,散发着烤肉的恶臭;刀山上,十几个鬼正被驱赶着,一步一步嚎叫着向上攀爬,鲜血顺着刀山潺潺流淌,冒着白色的泡沫;半空里,吊着十几个体格庞大,肚儿滚圆的老板模样的鬼,在皮鞭的哨音下惨叫着,鲜血像一张网,顺着整个白皙透亮的皮肤交织蔓延,一直到脚板上,然后滴答滴答的下着小雨或者中雨,皮鞭上凝结着新鲜的不新鲜的,黑的,红的血,使皮鞭一节一节的,凸凹不平;另外,挖肝的,掏肺的,刺眼的,锯腿的,卸胳膊的,应有尽有。我看着看着,“哇哇哇”地就吐了起来。  我的呕吐声惊动了正在认真工作的恶鬼们,一个恶鬼跑了过来,匍匐在地,向阎王叩了个响头,然后,馋涎欲滴地看着我说:阎王爷,还麻烦你亲自带这个东西过来,你给小的招呼一声就是了。  阎王踢了那恶鬼一脚,骂道:滚!这个可是我兄弟,休要动他分毫!  恶鬼忙又匍匐在地,对我叩了个响头,说:原来是二爷到了,小的眼拙,冒犯二爷了。  我摆了摆手,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感激地望着阎王。阎王又踢了那恶鬼一脚:还不快滚!  等那恶鬼走远,我才有气无力地说:多谢阎王爷抬爱。  阎王说:以后就不要跟我客气了,到了这儿,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我点点头,不由得又是泪流满面,想着那些备受煎熬的新鬼,我是多么的幸运啊,而且,现在,连阎王爷都把我当做兄弟了,我这是得道升天了呀!现在,我真的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了,从此可以衣食无忧了。  晚上,我被安排在舒适而豪华的房间,阎王爷还专门派了三名恶鬼服侍我。我看见他们的模样非常害怕,就让他们到外边去。他们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轻轻地给我带上了门。我长舒了口气,躺在松软宽大的床上,独享天伦。  我睡了一个有生以来舒服惬意的鬼觉,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地狱是没有白天的,永远都是黑夜,我可以无休无止的睡下去。我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一会儿醒,一会儿睡,直到阎王爷派人送来了丰盛的早餐——不知是什么餐,姑且就叫早餐吧。那送早餐的小心翼翼地放下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饭菜,低着头说:二爷,阎王爷说,让二爷用完早餐,去他那儿,有要事相商。  嗯,我知道了。我轻描淡写地答应着,然后慢慢地穿衣起床。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了被鬼服侍着,也习惯了他们的模样。但不知,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模样,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  到了阎王的大殿,阎王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他的旁边。这可是宝座啊,如果到了阳间,我现在坐的位置,可是皇上的地方啊!  兄弟啊,以后有什么打算?阎王和蔼地问我,一双眼睛盛满仁慈和关爱。  我不知道,全凭大哥吩咐。我很羞涩地回答着,觉得,自己在阎王面前,好像是一个宠妃的角色。  兄弟,我是说,你打算投胎到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样的家庭?  大哥,还是你安排吧。  好,兄弟虽是好人,但很爽快!我想,让你来世做一个替天行道之人,专门和那些市侩小人,见利忘义之人作对。来世,你就是一把正义之剑。不知可否?  大哥,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兄弟,但你要有思想准备。虽说这把正义之剑是我赐予你的,但来世,你就不记得前世之事,更不记得地狱这段生活,完全是另一个开始,另一个人生。但等你功成圆满,到了地狱,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我在地狱等你,那个时候,我们再做兄弟。  我点了点头,说:大哥,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二】  我叫周凯,是一名机关单位的小职员,我反感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我平时时刻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时刻准备着将他们的狐狸尾巴揪住,免得他们贻害人民,侵吞人民大众的利益和血汗。我知道,领导们对我恨之入骨,但他们不敢动我。  那天回家,妻子淑娴对我说:孩子说学校要收资料费,二百元呢。  我“啪”的把碗摔了:妈的,又要钱,我去找那些狗日的去。  淑娴在后面说:算了吧,不就是二百元吗?  不是二百元的事。  到了学校,我直接就闯到了校长的办公室。校长望着我这个不速之客,有点惊讶:你干什么的。  我来给孩子交资料费。我没等校长让,就大模大样的坐在沙发上。  哦,交资料费啊,那你去找班主任。  我就找你,关班主任俅事。  校长才感到事情不妙,忙放下手中正在阅读的资料,认真地看着我说:你什么意思。  你先给我开个收据,盖上章子,我就去交。  这是资料费,不开票,不盖章的,你孩子如果有困难,我们可以另行考虑。  收什么费都应该有收据,学校是公办的,既然是公办的,就不应该在袖筒里办事。不开票,不盖章,就是不合理。那这个资料费我也不交。不但我不交,所有的孩子都不能交。你们要是还要收,我就向上边反映。  校长看我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或者,他认为我就是个死皮赖脸的主,或者,他认为我就是个要钱不要脸的家伙,脸色便缓和下来,挤出一丝官场上惯有的笑容,说:兄弟言重了。你看,老哥干这事也不容易,还不是为了学校的质量,孩子的学习吗?今天,我看兄弟也是个直肠子人,我就喜欢这样的人,这样吧,兄弟的孩子就不交费了。  那不成,我也不是没钱交,只是这个事不公平,本身就违法。我并不吃这一套。  校长走进套间,拿出一盒中华烟,对我说:兄弟,把这两盒烟拿上,就当交个朋友。  我死活不要烟,但校长硬是塞,还兄弟长兄弟短的,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先装了烟。临走,我说:校长,你不要以为这两盒烟就能收买我,事情还没完。我可告诉你,我就是一把正义之剑,什么苟且之事都别想逃过我的眼睛和掌心。  校长笑了笑,不以为然地对我说:兄弟走好。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气,难道我就这样被收买了吗?不行!不行!这样一想,我就没回家,直接去了教育局,把这两盒烟交给了局长,并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局长气得脸色青紫,立马就给那个校长打了电话,说是让那个校长马上来教育局一趟。  后来,那个校长被免职了,我正义之剑的名讳也因为这件事而名扬四海。其实,我那天是随口说的。因为这事,淑娴说我是小题大做,害人害己,造孽!  我说:这怎么是造孽,我是为民造福。  狗屁!淑娴瞪了我一眼,走了出去,带上门的一刹那,回头给我说,我出去透透气,你好好想想,以后做事再不经过大脑,我就跟你离婚!    【三】  淑娴的话我根本就不在意,女人么,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试问,谁能用两盒中华烟扳倒一个堂堂的初中校长呢?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做的没错。我被单位破格提拔为副处长。临上任前,部长亲自给我说:你给我好好盯着刘处长,这个人不地道,整天神神秘秘的,还和下属的关系不清不白。  领了部长的授命,我就对刘处长处处留心。那天,妖娆的女秘书拿着一份文件去找刘处长签字,我半路拦了下来,说:文件给我,我正好要去找处长。  女秘书有点不愿意,说:刘处长正在接待客人,不让外人进去。  我眼一瞪,没好气的说:我是外人吗?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女秘书没敢再吭声,把文件给了我,扭过头,不乐意地走了。哼,一定是躲在角落里给刘处长告状去了。告就告,我才不怕呢。见不得人的事,迟早要曝光的。  掀开刘处长的门,我看见了我期待已久的一幕。一位看似老板模样的人,正把一沓钱往刘处长的兜里塞。我的到来,两个人都怔住了。但久经沙场的刘处长很快就变幻出一副讨好献媚的笑脸,对我说:小周来了哈,这是王老板,来争取一个项目,还说要让我请大伙吃饭呢。  我抽着脸,摆出一副凛然正气的样子,说:我看,这请客吃饭的钱还不少啊,够吃几顿的吧?  刘处长向王老板摆了摆眼,王老板立刻会意,又掏出一沓钱,递到我面前说:周……周……  刘处长立刻搭腔:周处长,副的。  王老板一听我带了个副字,给钱的手就有点犹豫,但在心里还是狠了狠心,说:周副处长,请笑纳。我们做生意的,也不容易。  我没接钱,哼了一声说:把你的臭钱拿走。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公平的社会。这次的项目,部长早说了,是公开招标,你就不要靠这样的手段了。要是都这样,项目的质量不能保证,到时候,谁都脱不了干系。我可不想把自己毁了。  刘处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很快,又成了紫色,转眼,又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指着我,哆嗦着嘴唇:周凯,你小子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现在,凭的就是关系网和钱,你不要一位凭空杜撰个什么正义之剑,就在这儿信口雌黄。我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不要不识好歹!  王老板看刘处长火了,忙趁势收起钱,说:刘处长息怒,周哥这是开玩笑呢,咱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我还从来没开过玩笑。我撂下一句话,便甩门而去。  当部长听完我手机上的录音,长长地舒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满意地说:小周啊,做得不错。处长的狐狸尾巴,终于让我逮住了。好多被我派到处长身边的人,都让金钱给腐蚀了。还是你,堪称正人君子。正义之剑这个名讳,当之无愧。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部长见笑了,我只是尽自己的职责,对这些见利忘义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从来不做。那样的话,我晚上睡觉,都不安稳。  好!处长这个位置,以后就是你的了。部长拍着面前的桌子说。  不,部长,我可不是为了这个位置才这么干的。我说。  我知道,但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你就放心地上任吧,只有你,我才放心。    【四】  正义给我带来了福气,我成了处长。坐在柔软的转椅上,抚摸着的办公桌,盯着电脑上的五彩斑斓,我心里升腾着一股豪气。属下们对我都另眼相看了,传言说,我是部长亲戚什么的,更有甚者,说我和中央的那个委员有瓜葛。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我都是付诸一笑。我有了漂亮的女秘书,对于秘书暧昧的眼神,佩服的目光,我也是无动于衷。  那晚,和淑娴躺在宽大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我抚摸着淑娴葱一样的胖手,问:我这把正义之剑怎么样?  淑娴少女般地抵着我的胸膛,脸上飞起了两朵红霞:好,是把好剑。  忽然,我的眼睛被淑娴另一只手上的一个发光的东西刺了一下,忙逮住那只手,瞅着。不知什么时候,淑娴的手上戴了一枚钻戒。我拉着脸问:怎么回事?  淑娴抽回手,不好意思地说:别人送的。  你可不要毁了我这把剑啊。告诉我,谁送的,赶紧给我送回去。我站起来,指着门口向淑娴发号施令。  淑娴没动。  在我的逼问下,淑娴才轻声说:部长送的。  部长?我莫名其妙。  是呀。淑娴的脸红着,好像让我逮住了什么把柄,完全不是刚才那种的羞涩动人。那天部长的太太请咱们吃饭,你也去了。吃了饭,部长的太太邀我去打麻将。回来的时候,部长的太太就给我了这枚钻戒。还说,是你帮了部长的忙,部长心存感激,让她代送的。  部长?我百思不解。  淑娴搂住我的脖子,娇嗔的说:好了,别生气了,不就是个钻戒吗?你和部长称兄道弟的,也算是自家人了,我们又不是收什么黑心钱。别生气了,好吗?部长还说,还说…… 共 81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