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某人杯】女人走上不归路 (微型小说 征文)

2019-09-17 02:23:29 来源: 玉林信息港

摘要:十多年前,刘成和妻子王梅都是镇里粮管所的工作人员。后来,政府撤销了粮管所这个单位后,刘成和王梅就双双下岗了…… 十多年前,刘成和妻子王梅都是镇里粮管所的工作人员。后来,政府撤销了粮管所这个单位后,刘成和王梅就双双下岗了。两口子都没有了工作,家里的收入既然就少了。王梅长得有几分姿色,更是一个爱打扮的女人。平时,王梅穿的衣服都是有档次的,使用的化妆品也很高级。经济收入的突然减少,手头就变得拮据起来。王梅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地花钱了,情绪也变得低落,动不动就和丈夫刘成吵架,还经常指桑骂槐地辱骂公公婆婆,说他们没有太多的钱财。就连几岁的儿子有时也成了她撒气的对象。家里的大小事情王梅也不问了,每天吃过饭就打麻将赌钱消磨时光。尽管这样,刘成和公婆都尽可能地忍让着她,总是用好言好语安慰。60多岁的婆婆还常常将饭碗端到她的面前,请她吃饭。然而这一切似乎打动不了王梅的心。
村里有个男人叫钱贵,是个吃喝嫖赌不务正业的无赖之徒,还专门做偷鸡摸狗的事。钱贵的老婆在国外打工,要三四年才回来。因为成天无所事事,也是常常混在麻将桌上。以前,王梅在粮管所上班,钱贵很少跟她有接触。王梅没有了工作后,也成天打麻将混日子,两个人就接触频繁了。再加上王梅长相也不错,钱贵几乎天天来找王梅打麻将。我们家人不让她打麻将,她根本就不理不睬。赌钱有赢有输,很多时候,王梅赢钱则吧,输了钱,钱贵就主动替她付钱给人家。对他们的一举一动,刘成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担心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人会越走越近,甚至做出可怕的事情。刘成一有机会就苦口婆心地劝说王梅,要她做一个规矩的女人,不要跟钱贵这样的男人来往,以免损坏了自己的名声,如果走上邪路更没有好的结果。然而,对于丈夫刘成的担心和劝说,王梅好像不知道一样,再好听的话也是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出。更荒唐的是,王梅还经常以回娘家办事为借口,一离家就是几天。其实,丈夫刘成的心里清楚,王梅并没有回娘家,而是跟钱贵跑城里鬼混去了。
爱上男人的女人往往会变傻的。王梅为了跟钱贵外出鬼混,就连哭喊着不让妈妈走的三四岁的儿子也置之不理,有时甚至踹上一脚。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刘成对王梅开始失望了,当然也无法再去管她的事情,只好听之任之随她去吧。
王梅和钱贵在当地的县城和镇上混了一些日子,因为常有亲友的阻扰跟群众的议论,他们觉得这样很不方便,于是两人就去了南方的大城市打工。
王梅远离了家,虽然丈夫刘成是十分地恨她,但毕竟是做过夫妻的,还是明里暗里地打听她的消息,想知道她的下落,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村里有跟王梅同在一个城市打工的人,他们时常打电话告诉刘成一些情况。村里人说,钱贵真不算个东西,王梅完全被他拉下水了。原来,王梅在一家饭店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饭店里常有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见王梅长得不错就伸手摸这摸那。开始,王梅不习惯这样,就向钱贵诉苦。哪知钱贵对王梅说:“你真是个傻子,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脑子还这么封建。只要人家给钱,你什么都可以做的,我不会嫌弃你。再说,只有跟人家睡觉钱才能来得快啊。”王梅真是鬼迷心窍,竟然觉得钱贵说的话有道理,干脆当起了“三陪女”,做起了卖淫生意。
得知这一切,刘成算是对王梅彻底失望了。王梅在刘成心头的影子也渐渐地变淡,他下决心把王梅永远地忘记。
可是,就在刘成准备一切从头开始,重新好好生活的时候,有一天,王梅突然回到家里,刘成和公婆喜出望外,以为她已经回心转意。哪知,王梅开口就对刘成说:“我这次回来是跟你办离婚手续的。”刘成说:“不离婚不行吗?只要你从今往后不走了,在家里照顾好孩子,我们全家都不会嫌弃你!”王梅说:“一定离婚!儿子我也不要了留给你。”刘成见没有挽回的余地,本来也心灰意冷,毅然决定同意离婚。
在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王梅突然哈欠连天,鼻涕眼泪一齐流。刘成吃了一惊,关心地问:“你生病了吧,还不去医院看看医生。”王梅说:“快办离婚手续吧!”他们在公正人员的监督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并按下了手印。
离开了民政局,刘成还是不放心地要带王梅去医院检查身体。大概是身体真的难受,王梅听从了刘成的话。医院里,医生看了看王梅的表情,又号了号她的脉象,把刘成叫道一旁小声说:“你朋友的病倒没什么大病,好像是吸毒了。”刘成吃了一惊,暗说:“吸毒?这怎么得了啊?”王梅也似乎从他们的眼神中明白了什么。
医生给王梅做了血液检测,血液中的确有毒品的成分。原来,钱贵早已是个“瘾君子”,为了把王梅弄到手并死心踏地跟着自己,暗暗地在王梅的饭菜中放进了毒品。一次又一次,王梅渐渐的也吸毒成瘾了。曾经的妻子变成了这样的人,刘成心里既难过又无力挽留,毕竟两人已分道扬镳了。
王梅又回到了钱贵身边。她把离婚证书往钱贵面前一说:“我已经离婚了,该跟你结婚了。”钱贵“嘿嘿”一笑说:“我们不已经是夫妻了吗?现在我的老婆在外国,不好办理离婚手续,等她一回来,我就把她离了,再跟你拿结婚证书。”王梅说:“你可不能耍我,我已经离不开毒品了,没有你我怎么办?”钱贵说:“你放心挣钱吧,我不会扔下你不管!”
转眼又过了一年。一天,王梅从饭店回到出租屋,她推开门一看大吃一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睡在自己的床上。王梅大声说:“你是谁?你来干什么的?”那老头“嘿嘿”一笑,说:“你的男人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他也离开这里了。你今后想吸白粉就找我吧,只要你让我玩得开心。”王梅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冷静下来之后,王梅四处打听钱贵的下落。过了好多天,王梅终于从一位朋友那里得到消息,钱贵的老婆从外国回来了,还带回了20多万元人民币。钱贵跟他老婆在县城买了房子,过上了逍遥自在的日子。王梅欲哭无泪。
王梅突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单和寂寞。经过一番思索,她鼓起了勇气拨打了前夫刘成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刘成的母亲,王梅说:“我是王梅啊,我想回家看看儿子。”刘成的母亲似乎没有了王梅的印象,自言自语说:“王梅是谁啊?”王梅赶紧说:“我是宝宝的妈妈啊!”刘成的母亲好像恍然大悟:“你不是跟我儿子离婚了吗,还打电话来做什么啊?”王梅说:“我想我的孩子,让我回去看看吧!”刘成的母亲说:“你打电话给刘成吧,听他怎么说就怎么办!”刘成的母亲把刘成新换的手机号码告诉了王梅。
王梅真的打了刘成的手机。刘成一接电话,王梅就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是王梅啊,我想回家、想看看宝宝!”刘成淡淡地说:“宝宝已经上学校了,你到镇上的小学去看他吧。至于回家,不知你想回哪个家啊?”王梅说:“我能不能跟你再复婚呢?”刘成沉默了一下,说:“真对不起,我已经找到女人了,很快就要结婚了。我祝福你有个好的归宿,今后你好自为之吧!”刘成并没有撒谎,跟她离婚后不久,就有人给他做媒,重新找到了一个女人。
王梅知道刘成已经找到了女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挂断了电话。

共 269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十多年前,刘成和妻子王梅都是镇里粮管所的工作人员。后来,政府撤销了粮管所这个单位后,刘成和王梅就双双下岗了。于是没有了工作,又有几分姿色的王梅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的结局是很凄惨的,王梅失去了一切,只有一个人的孤单。而前夫刘成已经找到了新的幸福,准备组成新的家庭。这个小说很有教育意义,读后深受感动。小说引人入胜,构思独特,语言凝练。人物性格鲜明,塑造成功。好文章,推荐共赏。感谢参赛,祝新年快乐。【编辑:卡米】
1 楼 文友: 2017-01-12 07:45: 感谢参与檀香征文活动,创作愉快,期待更多精彩!冠心病多久检查一下
冠心病房颤有什么药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不爱吃饭要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