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是否被严重高估他能否称得上千古一帝

2019-06-20 15:27:31 来源: 玉林信息港

说起中国历史上贤明的皇帝,“唐宗宋祖,秦皇汉武”则是典型的代表。他们要么开辟了一个时代,要么把自己的国家推上了历史的顶峰。然而,其中有个人比较特殊,那就是汉武帝刘彻。

笔者之前一直听说汉武帝很厉害,但是只是停留在“不明觉厉”的阶段。然而仔细看过他的生平后,突然产生一种感觉:纵观汉武帝一生,的功绩就在于征伐匈奴了。其他的,无论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还是后期搞得巫蛊之祸,客观地讲都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那么,汉武帝究竟称得上是“千古一帝”吗?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来纵览一下汉朝当时的国情。国家初立,经过文景两代休养生息,国力得到极大恢复。武帝登记时,全国人口已达到5000万,这在当时的社会已经是个了不起的数字。此时的汉朝度过平稳发展阶段,国力充盈,兵强马壮,于是公元前129年开始改变对匈奴的和亲政策,并开始实施针对匈奴的军事行动。公元前119年,汉军取得漠北之战胜利,匈奴主力几乎被完全消灭。从此,匈奴丧失入侵中原的能力,被迫向汉朝俯首称臣。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注意一个问题:汉武帝虽然对匈奴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匈奴并不是在武帝时期被消灭的。野蛮的游牧民族的特点就是元气恢复得快,武帝晚期,匈奴趁着汉朝国力开始出现亏空,再次进犯汉朝边塞。公元前89年,汉武帝被迫向匈奴上供米酒1万石、粮食5千斛、丝绸1万匹和岁币,并以汉女为和亲公主。因为用并不利,汉武帝晚年几次对匈奴的军事行动均告失败。而此时,汉朝人口已经不足2500万,也就是说,汉武帝拿着2000多万的人口打了不过数十万的匈奴人,却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胜利。真正征服匈奴的,实际上是汉武帝的曾孙子汉宣帝刘询。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汉武帝在其他方面的作为。政治上,汉武帝通过一系列措施加强中央集权,其中的就属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然而我们之前很多次提到过,汉武帝将董儒学说放在正统地位,实际上是为了奴化百姓思想,压迫先秦时期诸子百家的思想多元化格局。当然,此举措对于封建统治阶级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但对于中国文化体系的发展来说,消极作用还是无法忽视的。

相比之下,武帝的政治手段相对高明许多。公元前106,为加强对地方官吏和豪强的监察,汉武帝置十三州部刺史,令六百石级别的刺史督察二千石级别的郡国守相;改革丞相制度,设立中朝(内朝),对后来的丞相制度演变发生了重大影响。汉武帝外施仁义,实行德治;同时又重视法治,用严刑峻法治理国家。前115,武帝下令禁止郡国铸钱,专令国家所属上林三官铸钱,非三官钱不得流通,郡国以前所铸钱皆废销。从此国家垄断了铸造钱币的权力,对后世影响重大。

汉武帝在位时平定南越,首次在今海南岛置儋耳郡、珠崖郡;讨伐大宛,致使西域南道诸国多臣服于汉。不得不说,中年以前的汉武帝政治作风硬朗,手段强硬略为残忍,但是能够任用贤能,对国家发展有一定贡献。然而,连年的征战使国力严重耗损,财政赤字不断增大。此时武帝不得不提高税收,致使农民大量破产流亡。同时,他还笃信神学,求仙问道,举行封禅,祀神求仙,挥霍无度,俨然一副亡国君主的模样。

公元前91年,愈发昏聩的汉武帝还听信谣言,诛杀太子刘据。虽然后来幡然悔悟,但已是亡羊补牢。但武帝的胸怀在于他敢于认错,晚年一番“罪己诏”拯救了他自己,同时也拯救了游走在崩溃边缘的大汉帝国。幸好武帝之后的汉昭帝刘弗陵和汉宣帝刘询都是大有作为的君主,在他们的努力下,汉朝才达到了真正的鼎盛时期。

笔者认为,武帝前期的一系列经济、政治举措得当(罢黜百家除外),征讨匈奴的战略眼光卓越,用人方面无可挑剔,是名副其实的明君。后期没能巩固前期的成果,反而没有明察民情,穷兵黩武,加上追求仙道,以求长生不老。听信谗言,误杀一位杰出的帝国接班人,可谓失误连连。但是汉武帝承认错误的魄力值得赞扬,终其一生,功六过四较为客观。

既不是宋太祖与秦始皇这样的开拓者,也不是唐太宗这样的建设者,汉武帝的历史地位也相当尴尬。只能说,是强汉的光环造就了他;作为文景与宣帝两个伟大时代的过渡者,刘彻实际上比历史塑造的汉武帝形象要稍逊几分。

本文作者:历史大爆炸(今日头条)Tags:汉朝 汉武帝 中国古代史 中国历史 汉宣帝

东营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青海白癜风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