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逢凶化吉

2018-11-28 10:47:54
逢凶化吉 发布日期: 2010-07-28 00:00 作者:马樱花 那天下班后拐进一条小巷子,准备抄近路去菜市场捎点菜回家。

一个女人拉住我,怯生生地问:“大姐,打听点事行不?” 打量了她一眼,穿着陈腐但很干净,大眼睛厚嘴唇,挺朴实的样子,我停下来,问:“啥事?” “孩子病了,来这求亲戚,想借几个钱,谁知孩子他表舅前些日子搬走了,现在连回家的盘缠都不够。

” 一听这话我拔腿就走,比她出招更机灵的主儿多了:化缘的,送财神的,算命的,背着书包跪在闹市求学费的,堵在门口唱小曲的,诸如此类大仙多了去了。

女人拽住我的衣衿:“大姐,我不是问你讨钱的,真的。

我这有几块银元,我婆婆留下的,您行行好,买了去行不?我不是坏人……” 看她那样子也确实不像骗子,再加上这女人说得实在是可怜,不由动了恻隐之心。

女人赶忙从一个帆布袋里掏出一个布包来,一连掀开了七八层手绢加夏布啥的,终于露出了十几块锈迹斑斑的袁大头来。

我拿起一块吹了吹,响,又掂了掂,沉。

应该是真的,小时候,我老爹当压岁钱给过我一块玩。

我问多少钱一块,她说:“十五,要不您看着给,十块八块的我也认了。

” 看来真是遇到急事了,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

翻了下钱包,我有点抱歉地看着她,“带的钱不够。

这样,要是方便的话,你跟我一块回家去拿,嫌麻烦就算了。

” 她连声说:“大姐,我信你,你是好人,我跟你去。

” 女人一路跟着我去菜市场,抢着帮我拎菜,然后又搭了二站的公交车,跟在我后面走进家门。

“爸妈,我回来了。

”婆婆闻声从厨房里走出来,正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公公也抬起头来,“唔。

” 女人赶紧地叫大爷大妈,并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突然,她神色大变,两眼发直,惊骇地瞪着一个方向。

很戏剧性地一幕发生了,她突然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大爷大妈大姐,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向天发誓,这是次……” 我很奇怪,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衣架上挂着两顶大檐帽:一顶是我公公的,警官帽;一顶是我的,法官帽。

…… 那女人后来坦白,除了给我看的块银元是真的外,其他的都是铅疙瘩做的,上面的残旧锈迹是放在水缸里又埋在地里做成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